到消息的这些王公大臣,首

时间:2019-09-19 作者:admin 热度:
奇怪,他就只养这个女儿,不再抱儿子了。这个女儿他又很喜欢,小名儿唤可儿,可儿在过去的语言里面,就表示可爱的意思。脂砚斋在曹雪芹写到这句话的时候下面,就有她的批语,就是“出名”,就是说秦氏开始出现名字了,就是可儿就是秦可卿了,“秦氏究竟不知系出何氏,所谓寓褒贬别善恶是也”,这话倒也无所谓,下面又说,是“秉刀斧之笔,具菩萨之心,亦甚难矣”,就好像有什么隐情。如果是他跟我们有的读者想法一样,虚构嘛,我就是养生堂抱的,怎么着啊?但是脂砚斋她就说这么写,是秉刀斧之笔,大刀砍去很多真相,是不是,刀斧砍的是什么啊?说具菩萨之心,不忍心写出真相来,怎么回事啊?谜团重重。“如此写来,可见来历亦甚苦矣,又知作者是欲天下人共来哭此情字”,就是他给这家人取姓,姓秦,它是有用意的,是谐情。这个秦可卿长大以后生得形容袅娜,性格风流。这个倒不用讨论,因为就是一个养生堂的姑娘,养大的,也可能是这样的,奇怪的是营缮郎因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
  在太虚幻境,宝玉翻看的书的人觉得三二百万这个数字未免太多,就给改了,但缩水一百倍,似乎又显得过少。不管怎么说,贾琏发过一笔横财,曹雪芹在这里写下一笔,肯定是有用意的。后来读书的人推敲出,那就是他贪污的林如海家分给黛玉的遗产,这个判断,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在这种情况下,得到消息的这些王公大臣,首先当然要到正宫去,是不是啊?皇帝死了嘛,要履行某种仪式,也得有所表示,然后凡是和即将继承王位的皇子,有关系的就应该到东宫去,到那个继承皇位这个人,居住的地方去表示祝贺。所以“如今老爷又往东宫去了”,写得很准确。
  咱们知道在第四十八回,就写到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她要学着做诗,这个姑娘是谁呢?就是香菱,就是甄士隐的女儿。香菱前后写了三首诗,一首比一首好。第一首,林黛玉看了觉得简直是门外汉,不行,但是在这首里面就有一句,叫做“月挂中天夜色寒”,就是当时月亮的情形不是很妙,当时它虽然挂在中天了,但是夜色还寒,离月亮真正得势看来还要有一段距离才行。第二首,她写了,最后薛宝钗就说你这个不符合题目了,题目让你写月,结果你写月色了,但是这一首里面也有一句值得玩味,叫做“余容犹可隔帘看”。当时弘皙是被安排到昌平郑家庄去居住的,开头他本是被雍正安排去的,雍正死了以后,乾隆后来对他有所觉察了。弘他虽然被边缘化了,可是很多贵族家庭还是知道他是有势力的,特别是心里都觉得他是康熙皇帝的嫡长子的嫡长子,他是康熙皇帝的嫡长孙,所以叫做,虽然只剩下“余容”,但是“犹可隔帘看”,他还存在。到第三首,就是最后所有的人都觉得好,林黛玉、薛宝钗、李纨都说这首写得好,说明香菱终于修炼成一个诗人了。这一首被认为最好的诗里面有一句,就更惊心动魄,叫做“精华欲掩料应难”,就是说月亮这个精华,你要想把它掩盖,但告诉你,到目前为止你也难了。这月亮就要成事了,对月亮充满了期待。恐怕又有人说,说香菱这个诗,你是不是还是太牵强了?我原来读《红楼梦》哪觉得有这个含义,你是不是太耸人听闻了呀,是那么回事吗?对此我个人仍然坚持我的观点,就是那么一回事。
  早在第二十一回,脂砚斋就在批语里说:“宝玉之情古今无人可比,固矣;然宝玉有情极之毒,亦世人莫忍为者。看至后半部,则洞明矣!”我在前些讲里多次告诉你,曹雪芹在全书最后的《情榜》里,给宝玉的考语是“情不情”,就是他对甚至是完全无情的事物,都能去赋予感情,那么,对婚后的宝钗,他怎么又会那么无情呢?脂砚斋告诉我们,那是一种“情极之毒”,就是因为他对黛玉太有感情了,在那个时候他不能接受另外的妻子,尤其不能接受所谓以“金玉姻缘”为舆论前导的包办婚姻,而且,从极度尊重宝钗出发,他觉得不应该跟宝钗过虚伪的生活,于是,他采取了极端行为,就是出家当和尚。脂砚斋接着批道,宝玉有三大病:一是恶劝,厌恶宝钗、袭人等劝他走仕途经济之路;一是重情不重礼;还有就是情极之毒。脂砚斋说,正因为宝玉有情极之毒,所以后文里宝玉才能悬崖撒手,若他人得宝钗之妻、麝月之婢,岂能弃而为僧哉!她说,这是宝玉一生偏僻处。
  张金哥  红衣女  周瑞女  娇 杏  丰 儿
  长篇小说有《钟鼓楼》、《四牌楼》、《栖凤楼》、《风过耳》等。
  这当然是一个很现实的投资了,因为是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