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出佐山看阿荣时的眼神。作为一个妻

时间:2019-09-03 作者:admin 热度:
  市子回想起四五年前初见阿荣时,出现在眼前的那个娇嫩的小女孩。当时她就想,若是需要,自己一定会照顾她。
  市子极力回忆着,一时无法回答。
,然后,又对不知所措地跟在自己身后的妙子说:
  她从报纸、杂志及电影中看到,在东京有不少不良少女,她担心自己的宝贝儿子被拉下水。
  她从未想过要取代市子或离间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自从亲吻过市子以后,她不但想诱惑佐山,更想把他紧紧地抓住。佐山若是关心自己,就应当毫无顾忌地占有自己。她明知自己的这种想法荒唐,但心中的女人意识还是在不断地怂恿着她。
  她存有许多铝币,有时拿出五枚去买一根黄瓜,有时拿出十五枚去洗澡,有时还会给有田几枚。
  她打电话时的声音,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听起来悦耳动听。
  她大概是在大门口拿到的。
  她带着游泳衣来大概只是一个借口吧。
  她单纯地认为,对于罪犯等不值得同情的人,就没必要同情他们。但是,当她生平第一次看到被缚住双手押往法庭的人时,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动。
  她的头发全拢在了后面,因此白发清晰可见。虽说她高大丰满,但或因其动作笨拙而有些显老,看上去像是年近半百的人。其实,满打满算她才四十四岁。
  她的小包里装着一把樱桃。
  她的心底里油然涌起一股绝望的冲动。
  她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舒梅女士那有力的手臂和宫城道雄那带有黑色条纹的演出服。
  她的眼前又浮现出佐山看阿荣时的眼神。作为一个妻子,她早已习惯了丈夫的目光。但是,那时佐山的目光却与以往迥然不同,那是一种久违了的欣赏女人的目光。
  她的字写得歪歪扭扭,像是喝醉了酒似的。
  她低着头匆匆地走过了"乞神"、"人世的苦难"、"憎恶与抗争"等展厅。突然,一幅可怕的照片映入在她的眼帘。
  她对"红线地区"①和"禁止卖淫法"只字未提。
  她对妙子说:"夫人现在不在家。"
  她对妙子提过许多次,但妙子始终没有答应。
  她对在廊下偷看的志麻显出不屑一顾的样子。
  她对佐山的爱莫非也是出于盲目的崇拜?那么,又是他的什么地方吸引了风华正茂的阿荣呢?
  她发怒时,走路的姿态依然十分优美,光一跟在后面看着她那左右扭动的腰肢,不由得怦然心动。
  她感到,有田母亲的信毕竟还是"他人的秘密",假如自己是有田的媳妇的话,则又另当别论了。
  她感到仿佛被遗弃了。佐山连个电话也不来。
  她感到嗓子很干。
  她刚一出去,市子就把快件递给佐山说:
  她还想一个人再呆一会儿。
  她好像对光一的事漠不关心。
  她后悔与清野见面,同时也憎恨跟佐山一起离去的阿荣,然而,最令她感到恐惧的是自己的失落感。
  她忽然感到一阵不安,与佐山同床共枕十几年的自己就像一个与丈夫同床异梦的荡妇。
  她糊里糊涂地撞进了票贩子的网里。她并非遭到了诱拐,而是受到了教唆。
  她恍然觉得自己和父亲一同登上了绞首架,从而心中体味到一种苦涩的喜悦。
  她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佐山家的,或是市子买给她的。这次她一样也没带出来。因不能光着身子,所以她仅穿着一身衣服出来了。
  她记得母亲曾说过,每个人的感觉都各有不同。音子的女友当中,有一个人曾结过三次婚。听说每一次结婚她都给音子写信,说自己很幸福,而且还说,再婚比初婚幸福。到了第三次结婚,她又说这次最幸福,第二次婚姻与这次简直没法儿比。
  她见光一还在犹豫,便催促道:
  她将扁豆、榛蘑、莲藕、对虾、鸭儿芹和红姜等所需材料一一写在纸上,然后交给志麻去买。
  她觉得,市子突然邀自己来多摩河散步,一定是知道了自己与有田在大堤上约会的事,并且,早已看透了自己的心事。她感到自己的双腿几乎不听使唤了。
  她紧闭着双眼,泪水顺着眼角扑簌簌地流了下来,浸湿了市子的肩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