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我为什么会当上

时间:2019-09-18 作者:admin 热度:
扳机一起冲锋陷阵的岁月。我心中也不禁思量起这样对待一位战友是否有些过分,虽然我不喜欢他。              
  “只派我们五个人去搞定200多人的佣兵团?队长可是真看得起我们几个!”我看着手里刚才出发前公子哥发给我们的钥匙。              
  “只要你记得让天才以后不要再敲诈我,我就感激不尽了!”我让她不要放在心上。其实刚才我们拆那颗雷的方法,根本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能活下来纯粹是运气好。
  “只有无能的人才把责任推给别人,你也很喜欢血腥和刺激不是吗?你杀人的时候多投入啊。虐杀战俘时,我看到你兴奋的眼神。你骗不了你自己,那才是真正的你,你喜欢这样……”屠夫阴冷的声音带着邪恶的诱惑浸透进我的灵魂深处。
  “只有战死的勇武者,没有逃跑的唯京人!”洛奇没说话,托尔倒张口了。
  “知道!那是今晚的第三个目标,我们干掉‘蝗虫’卡明顿·福特斯后便会赶去。怎么了?”              
  “知道恐怖分子和杀手有什么区别吗?”天才阴森森地凑到他们四个面前低声说道。四个小家伙都茫然地摇摇头。天才故意顿了顿,直到看到四个人脸上焦急而好奇的神色,才满意地点点头说:“没有区别!”
  “知道了!队长。”我挂了电话在心里琢磨起队长的话,什么叫我觉得不对劲?难道说他们已经得到消息中国政府要对我下手,又知道我对祖国的一片深情,怕我伤心不敢告诉我,还是有别的原因?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抹了一把脸上酸痒的肿包流出的黄水,我用枪口点了点他的脸说道。
  “直到十三岁的一天,喝醉了酒的祖父拿着猎枪,开枪打中了他的脸,这时候,他积蓄已久的憎恨终于爆发了。他夺过枪杀死了祖父和祖母,打晕了母亲,冲出了家门。他参加了佣兵,发誓要找到那个害了母亲和他一生的男人——他的父亲。终于,他在十六岁的时候找到了那个男人,他亲手割下了他的脑袋带回了家。他希望用这颗人头换回母亲的爱,但这时候他的母亲已经疯了,被关进了疯人院,根本认不出他了!”
  “职业恐怖分子可不是为了信仰!”Redback瞥了我们狼群的成员一眼说道。
  “至少应该比平常人更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至于做出不明智的事情。你这一次的冲动把当时在场的狼群成员全都带进了一个极为被动的局面。如果当时那个准将一声令下,万枪齐发,你觉得你们八个人能跑得了吗?要是他们死了,是不是你造成的?”骑士把衣袋扔到床上,点了一根烟坐在沙发上看着我。
  “至于我为什么会当上青帮的龙头,还要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美国说起。那是个社会纷乱的时代,各方势力崛起,其中最引人瞩目的即是意大利黑手党。拥有强大火力的黑手党,以企业化经营赌、枪、毒而日渐茁壮,但军火与毒品市场的暴利,也引起了各家族的明争暗斗与冲突,而此时的华青帮也面临内讧与派系利益的纷争。当时从华青帮‘出走’而后创帮的越青帮、黑龙会等组织,让华青帮大失血,再加上联邦调查局乘机大肆取缔,一度让华青帮出现衰败的危机,没有办法,我四爷只好回中国搬兵。因为同是青帮一脉,我爷爷便把我父亲和几个内地的叔叔派了过来,也就是当时所谓的大圈帮,利用血腥的手段与黑手党中的西西里家族结盟,才让华青帮在唐人街的势力再度兴盛,但代价是我的四个叔叔全都长眠在了纽约。
  “中国军队来了!”
  “中国人?”我惊奇地问道,“他怎么会跑到北国的?”
  “抓紧!”Redback冲后面叫了一声,一个急刹车然后一脚跺开了虚掩的车门,刹车不急的机车手正撞在伸出来的车门上,机车和车门一齐飞了出去,车手一下摔到了车道正中央,一辆凌志来不及刹车,正好从他脖子上碾过。与此同时,车子的另一侧,另一辆机车正好从我窗外驶过。车上的骑手还扭过头来看了一眼倒下的同伴,他看到的还有我已经架好的枪口。
  “准时!”快慢机等车子过去后,跳下安全台,跨过铁轨走向对面的隧道。大家都跟着他打着手电走进了黑乎乎的铁路线内。走了一会儿,前方出现几盏微光,快慢机示意大家收起手电,慢慢地向亮光处摸去。
  “准时!”快慢机微笑道,“日本人就是准时,和他们的地铁一样,不提前一秒也不迟到一秒。下面这两个人会在屋里做换班记录,我们有三十秒的时间通过这个站台。”
  “自从小野田君被苏禄人发现而不得已归国后,我们失去了长官的指引,已经好久没有执行过行动了,但现在天赐良机,敌人内部打了起来,我们要拾起以前的战略:无法占领全岛,但可以在岛上袭击敌人。从明天起大家要重新拿起枪来,战争又要开始了!我们要为天皇流尽最后一滴血!”  
  “自卫队和一只不明船只发生了冲突,我们要绕道而行!”黑川手里拿着无线电,里面不时传来叫骂声。看样子走私船和自卫队已经亲密到穿一条裤子了。
  “自由?”我哼笑道,“自由和民主真的那么值得羡慕吗?民主是和经济实力成正比的,我去过的非洲国家哪个不‘自由’?是个人拿把枪上街都能杀人,简直自由过头了。那里的民主就是各派军阀都想独立,打得天翻地覆,很值得羡慕吗?安定发展对一个国家才是最重要的,中国如果没有经济基础地去乱搞民主,早就乱了套了。你们这群追求理想主义的小鬼,就是容易昏头,估计被某些人利用了也不知道。”
  “自由职业者!”
  “总不能我们一票人穿着DCU(美军沙漠迷彩作战服)跟在四个小孩后面吧?别费话了,快穿!快穿!”骑士催促着我赶快穿衣。
  “走吧,上楼去,一会儿就要热闹起来了!”对于碰到这样的事情,牧师并不感到意外,看样子还有点习以为常了。没有人敢坐电梯,大家都准备从防火梯上楼。刚拐过电梯间,门一开正好碰上冲出来的屠夫和队长。大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个头便钻进队长乘坐的电梯,既然他敢坐说明电梯还是安全的。进到电梯里面才发现,这个宽敞的电梯内部的所有配件竟然全部镀了金,四周还摆有一圈真皮沙发,甚至配有一个小冰箱。队长在电梯的指示板旁输入了一串密码后电梯才缓缓上升,原来这是一部私人电梯。
  “走出去。”Redback示意袁飞华穿上昏倒在地的横田的警服,“天才已经切断了他们的监视系统,我们只要走出去就可以了!”
  “走了!”骑士和牛仔放下手里的MK24对我们说道,大家这才松口气。这时候我才知道当保镖真的是很难受,即使明知道对面有人拿着狙击枪瞄准我,却不能躲避,还要硬着头皮站在这里吸引对方的视线,但这也确实很练胆量。
  “最好不要用这些,毕竟这里是中国,会给你家招来麻烦的!”小猫把箱子打开,里面有P90,MP5K,SIG552,G36C等小型自动武器。
  “最好如你所说!”屠夫收起枪看了一眼面前躺倒的几只重型犬,让人感到颇为奇怪的是狼人竟能三拳两脚毫发无伤地将它们全放倒。看来如何对付动物,还是要向狼人请教啊。
  “最新消息,与李同地区的大军阀苏拉姆正在大批采购军火,我估计他是想抢李的地盘。也许你能搭个便车方便脱身,要不要我给你联系苏拉姆?”天才的信息传来,让我陷入沉思。
  “最有意思的是,现在世界杀手联系网上有个人也在放单杀人,目标就是林家姐弟。”天才打开公文包,里面有一个超小型笔记本,接上铱星电话,上网打开一个暗语构成的网站指给我看。
  “坐忘!”我坐正了身体,伸出双手恭敬地接过了林子强递过来的茶杯,并没有喝,只是盯着他说了一句更让Redback摸不着头脑的话。
  “做什么工作的?”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