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莲出来,在王婆家聘嫁,便

时间:2019-08-30 作者:admin 热度:
凉墩儿只怕冷。”金莲道:“不妨事,我老人家不怕冰了胎,怕甚么?”一会儿又说些风凉话,羞得李瓶儿的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由于金莲闻得瓶儿怀孕的消息,知独宠于西门庆已不可能,于是和瓶儿矛盾开始激化,终于闹到除之而后快的地步。
  那日,西门庆冠带着,出城南三十里往刘太监庄上赴席。众妇人等在花园内吃酒顽耍,先在卷棚内,后搬到山子高处的卧云亭上。潘金莲在山子后的芭蕉丛深处,将手中白纱团扇儿扑蝴蝶为戏,不防陈经济往门外讨银回来,走到金莲身后,两人正嬉戏着,正巧被瓶儿看见,陈经济急忙躲在山洞里。谁知瓶儿一走,金莲记挂着经济还躲在洞里,叫经济出来。经济道:“里面长出这些大头蘑菇来了”,哄妇进去瞧蘑菇,他就折叠腿跪着,要和妇人云雨,这里两人正搂着亲嘴,那里吴月娘要叫瓶儿去投壶玩。结果官哥儿被一只大黑猫吓唬了,便把陈经济和潘金莲要干的好事冲散了。
  那时陈经济听得金莲出来,在王婆家聘嫁,便提着两吊铜钱来看她。谁知王婆知他是西门庆女婿,与妇人有奸,便拦着不让见,说要见一面给我五两银子,见二面给十两银子,要娶她给一百两银子。陈经济跪在地下求饶也无用,只得拔下一对金头银脚簪子,才勉强得见金莲一面。当下金莲扯住经济只顾哭泣,经济则与她商议,要休了西门大姐,娶她到家,假名托姓永远团圆,做个夫妻。但王婆口口声声说,必须一百两,丝毫不松下口来。陈经济“答应动身往东京他父亲处,去取这一百两银子来”。还说:“多则半月,少则十日就来娶。”金莲道:“上紧取去,只恐来迟了,别人娶了奴去了,就不是你的人了。”陈经济听言,到家收拾行李,次日早晨就雇了牲口,连夜兼程往东京去了。
  那时韩道国早被西门庆打发去江南采买货物,妇人独自在家。她甚怨西门庆:“爹这一向不来。”当下两人在房中说话饮酒。饮至半酣,西门庆取出妇人做的托子,系于腰间。与金莲做的白绫带儿又自不同,于是用酒服梵僧之药,与其干事。原来那时西门庆心中还只想着何千户娘子蓝氏,欲情似火,干过一夜,仍不美意,便趁着酒兴,将妇人两足拴于炕柱儿上,又够两顿饭时,才解下妇人,搂其入被,并头交股而睡。西门庆朦胧着,一觉睡到三更时方醒,向袖中掏出一个纸帖儿,递给妇人,教她往甘伙计缎铺里取一套花样衣服穿。当下王经打着灯笼,玳安、琴童笼着马,西门庆骑马回家。但见半夜里天空有些阴云,昏昏惨惨的月色,街市上静悄悄,九衢澄净,惟有鸣柝唱号提铃之声。西门庆刚走到狮子街西首那石桥前,忽然见一影子从桥底下钻出来,向西门庆一扑。那马儿一惊躲,西门庆打了个冷战,醉中把马加了一鞭,便云飞般望家奔将来,直奔到门首方止。其时西门庆下马,腿软了,被左右扶进,径往潘金莲房中来。原来那时潘金莲还没睡,浑衣倒在炕上,正等待西门庆来。今见他酩酊大醉着被搀回家,打发到床上后丢倒头便鼾声如雷,再摇也摇不醒。
  那时吴月娘见番兵来到,家家乱窜逃去,就锁了前后门扇,同吴二舅、玳安、小玉,带着孝哥儿往济南府投奔云离守而去。一来往那里避兵,二来也为孝哥儿就其亲事去。五人、奔行郊外,到了空野十字路口,遇见十年前在岱岳东峰下,月娘躲殷天锡追赶而遇的普静和尚。和尚大步行来向月娘打个问讯,高叫:“吴氏娘子,你到那里去?还与我徒弟来!”吓得月娘大惊失色。她要让孝哥儿来接续香火,哪里肯舍他出家。和尚见月娘不肯,便引她到永福寺中歇息。
  那时周秀因领兵在外日久,使家人周忠捎信来家,教搬取春梅、孙二娘并她们两个孩儿往东昌府,留葛翠屏、韩爱姐、族弟周宣看守庄子。然而,终因周秀日逐理论军情,至于房帏色欲之事,久不沾身,故春梅勾搭上了年才十九岁的周忠次子周义,在房中下棋饮酒,眉来眼去,暗地私通,只瞒住周秀不知。后来,大金灭辽,集大势番兵分两路寇乱中原:一路由大元帅粘没喝从山西来抢东京;另一路由副元帅斡离不来抢高阳关。边兵抵挡不住,慌了朝廷。周统制便领军马兼道奔高阳关而来,与金兵相遇交阵,不防被一箭射中咽喉,堕马而死,亡年四十七岁。
 
  四是以临清为中心。包括清河在内的两个点,重点将继续集中在《金瓶梅》一书的具体背景和线索方面。
  宋惠莲甘心为人所淫,但来旺之去,却终于触发了她内心深处的真实感情。
  宋惠莲虽然淫荡,但还算是一个有情有义的烈女子。丈夫来旺被诬陷,她毕竟用了全身心去解救他。当来旺不听她的劝告而被捉去时,她即“云鬓蓬松,衣裙不整”地来上西门庆的大厅,“不当不正跪下,”直指是西门庆设下的圈套;“恁活埋人,也要天理!”来旺被拘在提刑所时,惠莲“头也不梳,脸也不洗,黄着脸儿,裙腰不整,倒靸了鞋。只是关闭房门哭泣,茶饭不吃”。
  宋惠莲原是蔡通判家使女,因“坏了事”出来,嫁给厨役蒋聪。又与西门庆家人来旺有私,所以蒋聪死后,便嫁与来旺为妻。月娘因她叫金莲,不好称呼,遂改名惠莲。这个妇人小金莲两岁,今年二十四岁。生的白净身子儿,不肥不瘦,模样儿不短不长,比金莲脚还小些儿。“性明敏,善机变,会妆饰,就是嘲汉子的班头,坏家风的领袖。若说她的本事,也曾:斜倚门儿立,人来侧目随。托腮并咬指,无故整衣裳。坐立频摇腿,无人曲唱低。开窗推户牅,停针不语时。未言先欲笑,必定与人私”。
  送殡归来,西门庆在李瓶儿房中安下灵,不忍遽舍,晚夕还来李瓶儿房中,要伴灵宿歇。他因见李瓶儿的大影挂在旁边,又见瓶儿被褥、衣服、妆奁俱在,旁边放着一对小金莲,即大哭不止。令迎春儿在对面炕上搭铺,睡在上面,长吁短叹,翻覆无寐,思忆佳人。房中奶子如意儿无人处常在他跟前递茶递水,挨挨抢抢,掐掐捏捏,插话儿应答,因此哪消三夜两夜。都有了意思,此夜西门庆陪人吃酒,醉了进来,到半夜要茶吃,叫迎春儿不应,如意儿起来递茶。她见被子拖下炕来,就用手去扶被,被西门庆一时兴动,搂过她脖子就亲了个嘴,递舌头在她口内。老婆就咂起来,一声儿不言语。西门庆令脱衣服上炕,当时如意道:“既是爹抬举,娘也没了,小媳妇情愿不出爹家门,随爹收用便了。”西门庆便叫:“我儿,你用心伏侍我,愁养活不过你来!”这老婆便在枕席上百般奉承,把个西门庆喜欢得要不的。
冠齐“那吴,推译出“两种《金瓶梅》说”和“政治讽喻”说。前者是指现存的《金瓶梅词话》是明泰昌和天启年间的改写本,在它之前,还有一部《金瓶梅》的原刻本,然细情未知;作者乃说《金瓶梅》的原刻本,是一部有关“政治讽喻”的小说,这在第一回中的情节上留下了相当明显的痕迹。当时无人敢于刻印,故有人据其改写,大量删削有关“政治讽喻”的情节而成《词话本》。在小说的作者问题上,本书从否定“王世贞”作的旧说出发,较详尽地论证了这一传说的由来和发展,廓清了“嘉靖说”的不合理性,并推翻了历来认为《金瓶梅》的作者是山东人的成说,提出了江南人和“沈德符”说,因而在《金瓶梅》的研究上大大迈进一步,影响颇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