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正睡着的孝哥儿头上一

时间:2019-08-30 作者:admin 热度:
氏娘子,你如今可省悟得了么?”月娘立即跪下参拜道:“适间一梦中,都已省悟了。”大师道:“既已省悟,也不消前去。……合当你这儿子,有分有缘遇着我,都是你平日一点善根所种,不然定然难免骨肉分离。当初你去世夫西门庆,造恶作孽,此子转身托化你家,本要荡散其财本,倾覆其产业,临死还当身首异处。今我度脱了他去。”于是走到方丈内,用手中禅杖向正睡着的孝哥儿头上一点,却出现西门庆之形,复一点,依旧还是孝哥儿。月娘见了,不觉放声大哭,让普静老师把儿子化阵清风,幻化去了。吴月娘在永福寺住了十日光景,大金国立张邦昌在东京称帝。高宗则在建康即位,朝分南北,天下太平,人民复业。月娘归家后,把玳安改名做西门安,承受家业。人称呼为“西门小员外”,养活月娘到老,寿年七十岁,善终而亡,此皆平日好善看经之报。有诗为证:闲阅遗书思惘然,谁知天道有循环。
  于是李娇儿便成为西门庆死后第一个盗财离散而去的妇人(第八十回)。此后,由应伯爵做牵头,改嫁大街上另一个西门庆式的富户张懋德,做了他二房娘子。
  于是潘金莲说:“不是这等说,我眼子里放不下沙子的人。汉子既要了你,俺每莫不与争?不许你在汉子跟前弄鬼,轻言轻语的。……你六娘当时和他一个鼻子眼里出气,甚么事儿来家不告诉我?你比他差些儿!”一顿言语,直把个宋惠莲说得无言,低头回前边去了。
  于是西门庆插嘴说道:“你不知,她原是大名府梁中书妾,晚嫁花家子虚,带了一份好钱来。”可见西门庆于此妇早已留心,垂涎其财。小说关于李瓶儿的身世、来历写道:她原是梁中书妾,因梁夫人性甚嫉妒,故只在外边书房内住,由养娘伏侍。政和三年正月上元之夜,李逵杀了他全家老小,梁氏夫妇各自逃生,李瓶儿因此带了一百颗西洋大珠,二两重一对鸦青宝石,与养娘一起上东京投亲。后来李瓶儿嫁给了花太监的侄子花子虚。花太监告老还乡,花子虚则一同来在清河县住。现花太监死了,“一份钱多在子虚手里”。
  玉宇微茫霜满襟,疏窗淡月梦魂惊。
 这不仅是一幅艺术珍品,而且也是一件重要的历史文献,因为它画的是当时开封府繁华的景象。开封府为北宋的首都,公元1127年被金人所毁。这幅名画使当时极具权势的奸臣严嵩(公元1480—1567年,江西分宜人,嘉靖二十一年任武英殿大学士,入阁专政二十年,官至太子太师)极为垂涎,他费尽心机企图将这件艺术珍品攫为己有,但谦恭善良的王忬不肯割爱,不愿巴结权贵,坚持许久不愿交出,严嵩便利用手中大权压迫王忬交出此画,否则人头落地,全家性命难保。
  中国文学名著《金瓶梅》,四百多年来魅力不减,世界为之瞩目,迷倒了无数饮食男女,可书中的男男女女,奢侈荒淫,日以继夜,夜以继日,难填情天欲海。“白日消磨肠断句,世间只有情难诉!”这是明代汤显祖《牡丹亭》之名句,但我们可以增补两句:“情真情假自可分,人善人恶难评论。”
  众妇游园的当天,西门见,认为那是“宣卷”,其宣讲的内容即“宝卷”,而非“佛曲”。并探讨了《金瓶梅》第七十四回提到吴月娘听薛姑子宣讲的“黄氏宝卷”即清代黄氏充梗《破邪详辨》一书中所收的第四十四号“佛说黄氏女看经宝卷”,两者“所述事实完全相同”。第五十一回《月娘所演金刚科》中的“金刚科”,“颇疑这便是《梦梁录》里所说的‘说参请’”;小说第三十九回《吴月娘听尼僧说经》中的“说因果唱佛曲儿”即是《佛祖传灯心印宝卷》。第七十三回的“薛姑子讲说佛法”,是“最原始的宝卷”;又对“宝卷一类经卷体裁的来源”有所评述,对研究《金瓶梅》中民间文学提供了新的佐证。
  作者从分析小说所反映的社会和政治现象入手,认为《金瓶梅》是一部现实主义的作品,主要内容是描述一个家庭的兴衰及其主人公的发迹变态,西门庆家族实际上是明王朝的缩影。在谈到《金瓶梅》的主题时,该书着重探讨了小说里体现的性欲和自我意识。“若是对作品本身细致地进行推敲,能够得出作者是倾向克制的性生活的”,小说肯定了性欲特征的描写,正一语道破了明代后期社会的症结所在。论著还对作品的艺术成就等作了较为详尽的阐述,是一部全面而系统地研究《金瓶梅》的专著,反映了西方学者近年来对《金瓶梅》研究的实绩。
  作者将《金瓶梅》与《十日谈》相比较,认为前者是“色情的温床”,而后者是“爱情的土壤”,两者不可同日而语:“《十日谈》对中世纪禁欲主义的批判,破灭了天国迷梦的虚幻,而《金瓶梅》暴露了禁欲主义的虚伪,展现的是人伦的丧落,光明的无望。”该文不同意把《金瓶梅》视作是一部具有反封建思想倾向和具有明代资本主义萌芽特征的小说,指出“那是把日落西山的一抹晚霞当做东方欲晓的晨曦”,宣称《金瓶梅》的艺术成就“恐怕只能归入三流”。这篇文章之观点,在研究者中间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支持者们在此基础上提出“封建说”,但不同者特多。
  作者立论的基础是“两次成书说”。这种从小说的情节线索中探微索隐、循流溯源的工作,对了解《金瓶梅》的成书过程和创作意旨不无裨益,况且举出的事例,确是小说中确实存在的“矛盾”现象,故此“探索”较有实际意义,能够启发人们从另一角度去思考新问题。然而在书中具体阐述时,存在一些自我想象与臆测之辞。
  作者认为,向文学作品寻求文学史料,是研究文学史的有效方法之一。《金瓶梅词话》中的文学史料在几种著名的明代长篇小说中首屈一指。作者运用丰富的文学知识,对照其他书籍和现存的文学作品实例,进行翔实的考证和论述,曾对《金瓶梅》的研究者产生较大的影响,常被人引为《金瓶梅》作者、成书等问题研究时的参考资料。1956年12月,有北京作家出版社《古剧说汇》的改订本发行,又收入作者的另一篇文章:《〈金瓶梅词话〉中的文学史料跋》,增加了《金瓶梅词话》中关于“俗讲”和“院本”的文学史料,这既是对研究者质疑的回答,又是对新发现的材料的阐述,以作为前文的补充。
  作者认为:“《金瓶梅词话》在我国小说史上是一部里程碑性质的作品,因为它显示出现实主义在我国小说创作中的进一步发展,标志着我国小说史的一个新阶段的开始。”文章发表后引起较大反响。也有研究者不同意文中观点,认为是对《金瓶梅》的“溢美”。
  作者在20世纪30年代吴晗与郑振铎开拓的《金瓶梅》研究道路上,寻找证言,经过详尽的考证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