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在院子中的人们纷纷议论着,看看已

时间:2019-09-14 作者:admin 热度:
领着贞贞出来了,可是她并没有到我的房子中去,她向后山上跑走了。 
  “这娃儿心事大呢……” 
  “哼,瞧不起咱乡下人了……” 
  “这种破铜烂铁还搭臭架子,活该夏大宝倒霉……” 
  聚集在院子中的人们纷纷议论着,看看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便也散去了。 
  我在院子中也踌躇了一会,便决计到后山去。山上有些坟堆子。坟周围都是松树,坟前边有些断了的石碑,一个人影子也没有,连落叶的声音都没有,我从这边穿到那边,我叫着贞贞的名字,似乎有点回声,来安慰一下我的寂寞,但随即更显得万山的沉静,天边的红霞已经退尽了,四周围浮上一层寂静的烟似的轻雾。绵延在远近的山的腰边。我焦急着我要找的人,我颓然坐在一块碑上,我盘旋着一个问题:再上山去呢,还是在这里等她,而且我希望着我能分担她一些痛苦。 
  我看见一个影子从底下上来了。很快我便认识出就是那个小伙子。我不做声,希望他没有看见我,让他直到上面去吧。但是他却在朝我走来。 
  “你找到了么?我到现在还没有看见她。”我不得不向他打一个招呼。 
  他却走到我面前,而且就在枯草地上坐下了。他沉默着,眼望着远方。 
  我微微有些局促。他的确还很年轻呢,他有两条细细的长眉,他的眼很大,现在却显得很为呆板,他的小小的嘴唇紧闭着,也许在从前是很有趣的,但现在只充满着烦恼,压抑住痛苦的样子,他的鼻是很忠厚的,然而却有什么用呢? 
  “不要难受,也许明天就好了,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劝她。”我只好安慰他。 
  “明天,明天,……她永远都会恨我的,我知道她恨我……”他的声音稍稍有点儿嗄,是一个沉郁的低音。 
  “不,她从没有向我表示过对人有什么恨。”我搜索着我的记忆,我并没有撒谎。 
  “她不会对你说的,她不会对任何人说的,她一定到死都不饶恕我的。” 
  “为什么她要恨你呢?” 
  “当然罗……”忽的他把脸朝着我,注视着我,“你说,我那时不过是一个穷小子,我能拐着她逃跑么?是不是我的罪?是么?” 
  但他并没有等到我的答复却又说下去了,几乎是自语:“是我不好,还能说是我对么,难道不是我害了她么?假如我能像她那样有胆子,她是不会……” 
  “她的性格我懂得,她永远都要恨我的,你说,我应该怎样,她愿意我怎样,我如何能使她快乐,我这命是不值什么的,我在她面前也还有点用处么?你能告诉我么?我简直不知我应该怎样才好,唉,这日子真难受呀!还不如让鬼子抓去……”他不断的喃喃下去。 
  当我邀他一道回家去的时候,他站起来同我走了几步,却又停住了,他说他听见山上有声音,我只好鼓励他上山去,我直望到他的影子没入更厚的松林中去时,才踏上回去的路,然而天色已经快要全黑了。 
  这天晚上我虽然睡得很迟,却没有得着什么消息,不知道他们怎么过的。 
  等不到吃早饭,我把行李都收拾好了,马同志答应今天来替我搬家,我已准备回政治部去,并且回到××去,因为敌人又要大举扫荡了。我的身体不允许我再留在这里,莫主任说无论如何要先把这些伤病员送走。我的心却有些空荡荡的,坚持着不回去么?身体又累着别人,回去么?何时再来呢?我正坐在我的铺盖上沉思着的时候,我觉得有人悄悄的走进我的窑洞。 
  她一耸身便跳上炕来坐在我的对面了,我看见贞贞脸上稍稍有点浮肿,我去握着那只伸在火上的手,那种特别使我感觉刺激的烫热又使我不安了,我意识到她是有着不轻的病症。 
  “贞贞!我要走了,我们不知何时再能相会,我希望,你能听你娘……” 
  “我就是来告诉你的,”她一下就打断了我的话,“我明天也要动身了。我恨不得早一天离开这家。” 
  “真的吗?” 
  “真的!”在她的脸上那种特有的明朗又显出来了。“他们叫我回××去治病。” 
  “啊!”我想我们也许要同道的。“你娘知道了么?” 
  “不,还不知道,只说治病,病好了又回来,她一定肯放我走的,在家里不是也没有好处么?”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569980890@qq.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